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秦放白简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秦少的甜心宝贝小说免费阅读

2020-03-23 14:44:57   编辑:雾雨靡

《秦少的甜心宝贝》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秦放白简的书名叫《秦少的甜心宝贝》,它的作者是醉酒狂欢创作的豪门总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秦放,功名万勋,钱财万贯。她白家的掌上明珠白简,性子骄烈,才能卓越,却遭继母和妹妹的陷害。四年前,他为了继承家业而强行要了她。她流落美国,却在拿着机票过安检的时候,他却在大会上宣布:她将会是秦太太。四年后,她再次遇到了他,她不敢喜欢他认出了她,却只能在醉酒的时候对她说“简简,我终于找到你了。”...

《秦少的甜心宝贝》 第十三章 我的一切,以后也是你的 免费试读

大厅里林羽筠一个人冲着佣人们发火,而楼上却是一片祥和。

“妈咪,你没事吧?”承毅见白简回来,掀开被子就跑向她。

“没事儿,小毅也准备睡觉了。”

“好,妈咪晚安。”

关了灯,窗外的月光灌满了房间,波希米亚风的房间里,床榻上母子三个安静入眠。

白简一边抱着一个,两个小家伙都安静地贴着她的手臂,闹腾了一天的他们此时已经困倦了。

白简等小家伙睡熟了,轻轻抽出手臂,坐到床边的榻榻米上。

拿起手机在网上看房子。

欧裔佳附近的房子…..看到一串数字后,白简简直要翻白眼了,哇遭!这么贵?

…….可思忖了一番后,白简还是定下了,她绝对不能让两个孩子和林羽筠他们生活在一起,哪天他没注意出了事情,怕就后悔莫及。

咬咬牙,白简定了间三室一厅的小隔间,她想把林妈也接过去,林妈在白家,白酋不在的时候肯定会受她们欺负,接过去和她一起生活,她也能帮忙带下孩子。

‘咚咚咚----’敲门声应景地响起。

“谁啊?”白简起身,走到门边。

“简简,是我。”

开了门,林妈站在门前,手里端着一瓶牛奶和一瓶药,一脸慈祥。

“简简,晚上要是再觉得肚子不舒服就服这个药。还有,给你热了杯牛奶,喝完睡得更好。”

白简感到温暖极了,林妈就像是她的妈妈。拉过她的手让她坐下,“林妈,我刚好有事情找你。”

“怎么了呢?”林妈屁股还没着椅,就起身去帮两个小家伙掖好被子。

“林妈,我明天就搬出去,你知道我向来和她们母女不和,但现在不同了,我有着小曼和毅,我不能和他们这样相处,我怕她们哪天对孩子下手。”

本以为林妈会挽留,没想到她更决绝,“搬,我也是这个意思的。我再跟老爷辞职,你事业刚要准备,孩子也还小,我去帮你带孩子,你就放心吧。”

白简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里的温暖,轻轻抱住林妈,“谢谢您,一直照顾我。”

林妈一生没嫁,从小就是白家长大的,“傻瓜,对自己女儿好不是应该的吗。”

次日清晨。

白酋依旧在园子里练太极。

白酋端了他喜欢的初春乌龙,“爸。”

“哎,”白酋见来人,见笑地说着,“老了,一年不如一年了,现在难的动作都做不太来了。”

“爸,喝茶,”白简端给他茶杯,便在身旁坐下。

辂了口茶,白酋呵呵笑得看着白简,他这个女儿已经为人父母,脱去了稚气,但性子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模样,他满是欣慰。“说吧,无事献殷勤?”

白简有点不舍得搂住白酋的手臂,靠在他臂膀,“爸,我想我要搬出去了。”

拿着茶杯的手停顿,笑容也渐渐消失,“怎么要搬出去,家里让你感到不舒服吗?”

“不是的,我想你也看出来了,我和他们不和。住在一起,不太好。”白简无奈地笑着,她不想说得太明白让白酋左右为难。

“嗯。”白酋也看懂了一些。“那你打算在哪,爸给你安排房子。”

“房子我已经看好了,就是需要点,”白简一脸不坏好意地笑着,手指还不安分地搓着。

“银行卡我给你打过去。”

“谢谢爸!”

“谢什么,我的一切,以后也是你的。”白酋安慰地拍了拍白简的手背,突然想起,“对了,我再跟林妈说说,让她过去照顾照顾你。林妈年纪也大了,去了你那你也要多注意,别让她太累了。毕竟她在白家呆了大半辈子了,我们要好好善待人家。”

白酋的一番话语重心长,白简湿了眼眶,或许这就是血缘,是亲人吧。都想到一块去……..

殊不知,在假山后的林羽筠听到这番话,气的咬牙切齿,从白酋的语气听来,白简怕是恢复了宠爱!一旦她搬出去,那白酋岂不是更加想念,不!她不想赶她走了,她必须留住白简。

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看着园子里的父女,恶狠狠地说着,“给我查白简要搬到哪里!不管是哪里,都出双倍,不!三倍的价钱,给我抢过来!不准让她得手。”

“是!”

秦家的后花园,一片竹林和鲜花草地。秦老先是素来喜欢花花草草,因为他的妻子齐韵喜欢。

现在秦老去世了,齐韵依旧定期命人打扫园子,她向来爱干净,老伴去世了,但是日子依旧要过下去。况且秦放也喜欢锻炼,每天早晨一有时间,他就会在园子里练武。

“儿子,吃早餐了。”齐韵和一群佣人,捧着大大小小的碟子往园子的亭子里走。因为知道秦放有练武的习惯,齐韵干脆就把早晨设在亭子里。还真别说,一试发现这可别有一般风味。

“妈,这又是你自己做的?”秦放将擦完头发的毛巾挂在脖子,健硕的身躯让一群女佣看得热血沸腾。

“对呀,都是你喜欢吃的菜,我新学的做法,来,试试看。”递过一双筷子,齐韵也不客气地开动了。

佣人们退下,这是属于他们母女的时光。

齐韵感到很欣慰,她身体不好,秦放本来就是独子,而他家上祖辈都是商人,在秦放16岁的时候,便被送入国外学习。尽管再不舍,大家世门都有各自的规矩,她也动摇不了。

现在好啦,能陪儿子好好地吃饭,她就单是感到幸福了。

“妈,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抱上孙子。”齐韵一脸坏笑。

然而没有丝毫动摇了秦放,“再说这些你就自己吃饭了。”

齐韵无奈地拍了秦放的后背“儿子,妈妈年纪也不小了,你爸走了我一个人更孤单了,早点让我抱抱孙子我也好安心。”

秦放本想让齐韵别再催,他都这么大了,自己会安排,可看到齐韵微白的双鬓,他才发现,他母亲真的也老了,“嗯,我会尽快的。”

齐韵惊讶过后会心一笑,她心里明白,秦放会这样回答他就会去做,以往只要她说这个话题,他要么让她别操心,要么就是不回答。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