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痞子先生偷拍我秋晚陆司容大结局在线阅读

2020-02-20 17:00:18   编辑:素流年
  • 痞子先生偷拍我

    这本痞子先生偷拍我是一部很好的小说,人物刻画的可以,作者屁屁银大大写得还是很好的!

    屁屁银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痞子先生偷拍我》 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痞子先生偷拍我》由屁屁银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秋晚陆司容,书中主要讲述了:秋晚恼怒的瞪着陆司容,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赶走她的相亲对象了。她压制着怒气:“陆总!你是不是太过分了?”陆司容笑的人畜无害,“有吗?”秋晚嘴角抽搐,起身就要走人,却听到陆司容突然一本正经道:“秋小姐,我大概是有点喜欢你。”...

《痞子先生偷拍我》 家 免费试读

被叶红这么一闹,气氛变得更加的微妙尴尬,秋晚实在受不了太多人关注的眼神,借口去洗手间就离开了包间。

一离开大家的视线,秋晚嘴角的笑容立刻就垮了下来。

外面还有些热,虽已到了傍晚时间,空气中却仍散发着热气。

他们吃饭的地方名叫“水榭居”,是桑市出了名的饭店,装修布景别致,所以落了个雅致的名字。它的里面是由一个个小别院组成,彼此之间互不干扰,隐秘工作做的非常好,很多政商人士都会选择在这里用餐谈事。

秋晚原本是打算到小院儿里走一圈透透气,展辰定的小院儿是“瀑布林”,顾名思义,这个小院儿的门外刚好有一个小瀑布。无奈天气太热,秋晚才走了一小段距离就出了一身细密的汗,只好打消念头,转身准备回到包间。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秋晚的脚步蓦的顿了下来。

回国以后,虽然只是匆匆见了一面,但是杜姗那有些拔高又显得特别刻薄的声音,对于秋晚来说,还是太过于熟悉。

秋晚还在思考着是否要装作不认识立刻走掉,杜姗却并没有给她这种迟疑犹豫的时间。

"承铭啊,你快看看那是谁啊!"杜姗的声音特别的大,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正在送客户离开,一时有些没听明白过来。

"你说...."秋承铭转过身询问妻子,看到不远处冷着脸的秋晚,剩下的话就没办法继续了。

秋晚的脸色实在难看的厉害,苍白的很,似乎又泛着红。

"晚晚啊,"秋承铭突然扬声叫道,秋晚不动声色,又是这么亲切的称呼,旁的人听了,还以为他们是多么亲密的关系呢。

秋承铭已经大步走了过去,就站在了秋晚的面前,想拉秋晚,却被秋晚巧妙的躲过了。秋承铭尴尬的笑笑,却完全没有在意,笑的一脸慈祥,"你怎么也在这里?"

秋晚没有回复,秋承铭也没有深究,只是道,“刚好你也在,一会儿跟爸爸和阿姨一起回家吧。”

家?这个字眼从秋承铭的嘴里听到,秋晚怎么就觉得那么恶心呢?想到这里,秋晚不由就冷笑了出来,“秋先生真会说笑,我妈妈都死了20年了,我哪里还有家可言?”

说完,秋晚便绕过秋承铭要离开。

杜姗哪里肯轻易放过她,大步上前拽住了秋晚的胳膊,“秋晚!多年不见,你的脾气倒是见长啊,五年前不告而别,现在见到你爸爸和我,这就是你应该有的态度?上次在陆家晚宴上,碍着人多我没说你,是为了给你保全面子,这么没有教养,你可别丢了我们秋家的脸。”

秋晚挣脱掉杜姗的手,对路人投来的好奇目光不甚在意,笑着回望着杜姗,眼里没有任何的惧意,“秋夫人,我觉得现在,比起我,你更有可能会丢了秋家的脸面吧。”

杜姗怔了怔,显然没料到秋晚已不是当年的小女孩,任她摆布,但也瞬间恢复如常,“少跟我废话,先跟我回家再说!”

杜姗说完拽着秋晚就往外走,秋承铭只是看着,犹豫着,却始终没有上前帮助秋晚。

“你放开我!”杜姗的力气出奇的大,秋晚使劲反抗不过,脸色难看极了。

身后突然拉扯的力量阻止了杜姗前行的脚步,秋晚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还有感激。

等秋晚回过头看到陆司容时,内心的复杂可不是一星半点可以形容。

陆司容手上一使劲,秋晚就瞬间跌到了他怀里,陆司容忙扶着人的双肩关切的询问,“没事吧?”

秋晚摇了摇头没说话,陆司容眼尖的发现秋晚的手腕红了一圈,整个人眼神都变了,握住了秋晚的手就要离开,“走吧。”

“瞧我这精神头,”杜姗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传进耳里,行走的两人顿时停了下来,“晚晚啊,你别怪阿姨心急。你说你这五年间毫无音讯,好不容易回来了,也成天的不着家,阿姨和你爸爸也是担心。”

秋晚无动于衷,杜姗突然的示好,绝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本来下定了决心无论杜姗说什么都不搭理的,可是她一句话就让秋晚前行的脚步僵在原地。

“你不是想要你妈妈的项链嘛,你只有回家来,阿姨才能给你不是?”杜姗的嘴角噙着笑,可是那阴沉的眼神里,却像毒蛇的蛇信子,簇满了毒。

也不等秋晚回应,杜姗就笑着拉着秋承铭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秋承铭始终想不明白杜姗为什么会突然邀请秋晚回家,她不是一直很反感晚晚回家吗?

“夫人,你真的决定要让晚晚回家住吗?”

杜姗瞪了他一眼,冷笑着出声,“我疯了吗?让她这个小白眼狼回家住?那我们家还想不想安生了?”

“可是你刚刚...”

杜姗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愤,“瞧你那点出息,刚刚见那个沈先生,他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吗?他不就是觊觎咱们家女儿嘛,难道你还真想把咱女儿嫁过去啊?”

秋承铭听到这里连忙摇头,那个沈先生虽然有钱,可是一看就是个花花肠子,而且年纪也不小了,秃顶大肚子,这可不是托付终生的良人。

“现在秋晚回来了,那就不一样了,再怎么说,她也是秋家的子女。虽然不想说,但是这小白眼狼随她妈妈,长得倒是没话说。那个沈先生看的无非就是皮相,秋晚绝对没问题。”

秋承铭听得皱起了眉头,“夫人,晚晚也是我的女儿,再说了,五年前那件事,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好,已经够对不起她了...”

“姓秋的!你这话什么意思!”秋承铭还没说完,杜姗已经厉声尖叫着打断了他,司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完全没有惊讶后座正在发生的争吵,神色自然的继续开着车。

“对不起她?那你对得起我吗?我十八岁就跟了你,你没出息,我爸妈催的急,我只好嫁给了别人,我那过得都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