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童芯何昱铭小说已完结 《契约甜妻休想逃》无错版

2020-08-24 12:12:53   编辑:布丁
  • 契约甜妻休想逃

    超喜欢契约甜妻休想逃这本书!!笔风超好,感情描写的很细腻,一点都不做作,也没有强拼字数的情节!

    秦小依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契约甜妻休想逃》 小说介绍

童芯何昱铭(契约甜妻休想逃)免费目录章节在哪看?童芯何昱铭是小说《契约甜妻休想逃》中的男女主角,作者秦小依一直保持超高的写作水平。精彩部分试读:他霸道狂傲、邪魅冷峻,是天之骄子,跺跺脚B市都要抖三抖,却唯独对她宠溺无度。一场交换,让他念念不忘,从此步步紧逼!“何昱铭!四年前我们就已经结束了!”童芯抓紧领口,瞪视着虎视眈眈的男人。“宝贝,不负责任就想溜,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契约甜妻休想逃》 第9章 这一巴掌还给你哥哥 免费试读

夏日早晨的阳光没有那么刺眼,但仍旧带着一丝热意席卷而来,室内空调中缓缓向外吹着柔和的凉风,带来一阵阵舒爽。

床上的人舒服的一阵嘤咛声,换了个方向,向着里面靠近了几分,只是一动弹,这身体传来的酸痛感让她忍不住皱起了眉。

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等视线看清楚眼前的景物时,童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S市的度假酒店里。

一想到昨晚的种种,童芯就有种不真实感,昨晚发生了太多事情,让她几乎就要忍不住崩溃了。

回忆起昨晚的点滴,她一张俏脸顿时是羞红了一片,气恼自己的没出息,简直是要打自己几巴掌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显然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墙上老式钟摆发出滴答的走动声,在空寂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注目,看来何昱铭早就已经起来离开了。

调整了心情,她坐起了身子,丝柔被单随着她的动作滑落下来,露出了大片面积皮肤,白皙滑嫩的身上印满了青紫色的印记,提醒着她昨晚的荒唐,童芯惊呼一声,立即是拉过被单盖住了身体。

简直是太丢人了!

视线落在床边,只见白色欧洲风格雕花床头柜上放着几个盒子,而在那盒子的最上面,则放着一张纸。

童芯疑惑的拿起那张纸来看,入目处赫然是一张一百万的支票,这算是对她昨晚表现的报酬么?

自嘲了下,童芯把支票放到了一边,然后伸手去打开那几个盒子,盒子里放着的是几套女装,款式简单别致,很是大方。

童芯知道这个牌子的衣服,曾经在寝室陆安雅拿的服装杂志上看到过,陆安雅对这个牌子的衣服垂涎已久,却因为超过五位数的天价而只能唉声叹气。

这资本家真是有钱,随便买买都是五位数的衣服。

童芯抿了抿嘴巴,随手拿起最上面的一件,便起身走进了浴室,她对衣服的要求从来都只是停留在舒服上,就连款式颜色都不刻意挑选。

毕竟,她从小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从来都是大伯父家的姐姐把小了的,不能穿的衣服给她穿,有时候姐姐不高兴了,还要用墨水在上面涂上几笔才丢给她。

她几乎就没有穿过什么新衣服,唯一的一次,是她十六岁生日时,奶奶偷偷给她买了一件新连衣裙,却被大伯母和姐姐知道了,姐姐哭闹了好几天,最终以撕烂了那件裙子为结局结束了这件事。

后来,她抱着那件连衣裙偷偷哭了一夜,从那以后,她再也不敢穿好看的连衣裙了,她怕看到奶奶和大伯父为难的样子,怕看到大伯母声嘶力竭的争吵,怕看到姐姐表面柔弱哭闹,背后趾高气昂嘲笑自己的样子。

就连后来她上了高中,开始半工半读,再也没有用过家里的一分钱后,连买衣服都是选的最简单的款式,生怕又惹来了家里的矛盾。

从浴室中出来以后,童芯一边用大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素雅白色的连衣裙,样式大方不张扬,面料也是极其舒服。

没想到这何昱铭人讨人厌,挑选衣服的眼光倒是不错,而且非常的合身,简直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他对她的身材尺寸倒是很了解。

冲着镜子中的自己皱了皱鼻子,童芯决定把湿漉漉的头发快点弄干,她还记得昨晚何昱铭可是答应了她,今天一早就要送她回B市,她可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一分钟了。

正在房间里翻找着吹风机,门上倏地又传来了一阵敲击声。

童芯猛然间心里一惊,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贺锐冲进门内的样子,仿佛还在眼前,让她的双手不觉间一紧,从桌子上直接抓起了一个玻璃花瓶,紧紧地握在胸前,一双眼睛警惕的瞧着门口的方向。

如果门外的是何昱铭,他一定会拿房卡自己开门,这样在门外敲门的肯定不是他,因为有了贺锐的前车之鉴,所以她这次格外的谨慎,只要对方不出声,她就当做房间里没有人。

敲了几下,外面的人似是有些不耐烦了,传来谈话的声音,“你确定何少就在里面?”

“嗯,我特意给了酒店服务员小费,他说昨晚亲眼看到何少进了这个房间。”门外的女人信誓旦旦的说着。

“何少什么时候这么低调了,居然住这种破房间。”女人有些不耐烦的开口,敲在门上的声音更是加重了几分。

门外是两个女人?!

听到外面的对话声,童芯慢慢放松了警惕,将手中的花瓶悄悄的放回到了桌子上,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

“怎么敲了这么久,没人来开门呀?!”女人停下了拍打房门的动作,开始不满的嘟囔着。

“不然我去找服务生拿万能房卡好了。”似是想起了什么,女人的声音中透露出愉悦。

“你不早说,快去快去!”

童芯渐渐地拧起了秀气的眉心,看来这两人不进到房间里看一眼,有誓不罢休的意思,这要是耽误下去,只怕回到B市天都要黑了。

她咬了咬唇瓣,瞧了眼墙上的时钟,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手机,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浴室里,从手机里找出何昱铭的号码,这个号码从那天在车上他强行输进来以后,还未曾使用过,没想到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

电话响了几声,一直都没有人接,门外已经传来细碎的脚步声还有谈话声,童芯心里越发的急躁起来了,终于在嘟嘟的提示音快要结束时,电话被人接起。

“喂——”

低沉悦耳的声音透过话筒传了过来,很是好听,但童芯完全没有欣赏的心思,压低声音对着何昱铭说道,“给你一分钟,快点把门外你的女人弄走,不然就给她们准备好医药费!”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咔嚓一声被人打开了,两个打扮时髦的俊俏女子直接推门而入,在看到浴室中的童芯时,双方均是一愣,旋即,一道尖叫声响彻云霄。

“啊——你是哪里来的狐狸精?怎么会在何少的房间里?!”穿着粉衣的女子,瞪视着一双眼睛,修剪精致的大红色指甲直直的指着童芯,满脸的震惊,眼睛中射出的怒火似是要将童芯燃烧。

还是晚了一步!

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童芯打算装傻到底,一脸无辜的眨巴着晶莹剔透的眼睛瞧着她说道,“两位小姐,你们是不是走错房间,找错人了?!”

她笑颜如花,嘴角勾起的笑美得让人挪不开眼,让同为女人的贺晴嫉妒的要死。

这女人表面上看着清纯,实则从她的身上无形中散发出一股诱惑人的妩媚感,可以瞬间吸引人的注意,就连她都忍不住想多看她几眼,更别提是那些男人了。

这个女人美得不可方物,她要不是何少的女人,自己还可以松口气,要如果她真是何少的女人,可是个强劲有力的对手,绝对不容小视。

听了童芯的话,她有些狐疑的回头看着身后的黄衣女子,“你不是说确定何少在这个房间么?怎么不是?”

身后的女子指着童芯,蹙着眉头说道,“我认识她,她就是何少从B市带来的女人,这间房间就是何少为她准备的!”

在黄衣女子还未开口之时,童芯就看到了她,她正是那天在泳池边,坐在何昱铭座椅扶手上的纯儿,没想到她还是把自己认出来了,看来她那天留给她们的印象倒是挺深的。

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童芯脑袋里思索着应对办法,只是办法还没想到便释然了,她有什么可怕的?

她们要找的是何昱铭,想找的也是何昱铭女人的麻烦。

她又不是,她和何昱铭的关系顶多算是买主和卖主。

这么一想,她立刻觉得释然多了,瞧着对面女人的神色也变得平静起来。

贺晴在听到纯儿说完后,看到童芯也没有任何的否认,心里便认定了童芯就是那个来勾引何昱铭的小骚狐狸精,一张脸顿时是冷下了几分,阴狠狠的对着童芯说道,“何少跟你不过就是玩玩而已,你不要做梦想着能和何少有什么发展,何少只能是我贺晴的。”

听到贺晴这个名字,童芯倏地想起昨天晚上何昱铭也提到过这个名字,原来她就是那个人渣贺锐的妹妹,仔细看看,倒真是有几分相似。

童芯冷静地看着她,等着她说,也不搭腔,不理会,只是静默的站在那里,她的不辩白,不解释,让贺晴看了更是刺眼,恨不得一巴掌打上去。

“啪——”

她的动作比她的想法要快,但有人却比她更快。

就在贺晴上前几步刚走过去,她的手还没有抬起来,便被童芯一把握住,右手反手便是一掌,直接甩在了贺晴的脸上,口中淡然地道,“这一巴掌是还给你哥哥的。”

童芯的这一掌来的太过突然,让贺晴当场愣在原地,等到反应过来时,一张脸忽红忽白,尖利着嗓音喊道,“臭女人,敢打我!看我不打死你!”

“住手!”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