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主角是童芯何昱铭的小说契约甜妻休想逃无错版阅读

2020-08-24 12:57:20   编辑:发呆草
  • 契约甜妻休想逃

    契约甜妻休想逃小说创意很好,整体风格较为轻松,总体结构清晰,不足之处在于情节略显拖沓,至于小说中的各处伏笔在结尾处已经交代清楚,结局交代的设定完美。

    秦小依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契约甜妻休想逃》 小说介绍

主角是童芯何昱铭的小说叫《契约甜妻休想逃》,本小说的作者是秦小依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霸道狂傲、邪魅冷峻,是天之骄子,跺跺脚B市都要抖三抖,却唯独对她宠溺无度。一场交换,让他念念不忘,从此步步紧逼!“何昱铭!四年前我们就已经结束了!”童芯抓紧领口,瞪视着虎视眈眈的男人。“宝贝,不负责任就想溜,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契约甜妻休想逃》 第13章 你下流!无耻! 免费试读

自从那天中午在越南餐馆把别人误认为是何昱铭以后,这已经晃晃悠悠的过去了快二十天,这段时间,童芯过的很平淡,但也格外的充实。

每天上午都去幼教集团教小朋友们学英语,下午到医院陪奶奶,为了快点筹集到下个学期的生活费,她又找了一间咖啡馆的兼职,是在下午四点到晚上十点。

为了第二天不耽误去幼教集团上课,她选择了回学校寝室里住,大伯父那里,她是不想回去了,但是住在医院,离两个兼职地点都比较远,思前想后,还是只有寝室是最合适的地方。

因为放暑假的缘故,学校里静悄悄的,平时里童芯和宿管老师的关系就十分好,宿管老师也知道童芯家里的情况,了解到她要自己打工赚学费生活费,就给童芯开了后门,让她提前住进了寝室里。

要不是,那卡上突然多出来的一百万,童芯简直就要忘记那几天发生的如噩梦一般的事情,她把那张卡锁在了柜子的最深处,不敢再碰触它,希望那张卡上的数字跟随着她的秘密一起埋藏起来吧!

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开学了,童芯跟陆安雅通了电话,陆安雅在电话里霹雳巴拉的说了一堆,自己的暑假又到哪里去玩了,又看了几个帅哥,童芯只能默默地微笑着,她为陆安雅高兴,可以在美好的年纪里无拘无束的生活,这是一种幸福。

她很羡慕她,小康的家庭,不必太富裕,有着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怀揣着小女生的梦想,因为某个男生跟自己说话了而偷乐好几天,这种简单而又幸福的生活,是童芯从小就羡慕的。

可是,她没有这种福气。

“童芯,等我回去,我给你带了好多礼物,你肯定会喜欢的!”电话那头的陆安雅兴奋地不得了,就连童芯都被她感染了,嘴角也不自觉的轻轻上扬,她很喜欢陆安雅的性格,直爽,活泼,待人特别的真诚。

“好,等你回来。”

挂了电话,童芯嘴角依旧是保持着向上扬起的弧度,她从幼教集团出来以后,准备坐地铁去医院看奶奶,可是走了没有几步,她总觉得身后有人在跟着她。

她假装是在看车,向后巡视了一下,发现有一辆银黑色的路虎在十几米远的位置停着,其他并没有什么异常,不知是不是自己多疑了,童芯转回身来,继续向着地铁站走去。

只是,还没走两步,她总觉得身后有一道视线一直不断地盯着自己看,让她很不舒服。

终于在一个路口的时候,她停下来,看到那辆银黑色的路虎仍然在距离她十几米远的地方停着,这一看,童芯顿时是心里敲起鼓来,这辆车明显就是跟着她的。

一次可能是巧合,这两次回头看去,都发现是这样的情况,那就未必是巧合了。

等到变成了绿灯,童芯快速地过了马路,向着人多的地方跑了过去,而此刻坐在银黑色路虎中的人,手指在方向盘上叩击了几下,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躲?

他倒要看看她能躲到什么地方去?

童芯为了甩开身后的那辆车,专门往人多的地方走,什么地方不能通车,就偏偏向那里走。

终于,在她几次看到身后确实没有那辆车以后,慢慢松了一口气,只是在她还未来及喘口气之时,那辆车不知从哪里突然间窜了出来,直接停在了她的面前,惊得童芯猛地向后退了两步,差点歪倒在路牙石上。

车门突然间打开,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深蓝色西装的男人,他站在背光处,样子有些看不清楚,童芯微微眯起眼来,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样,等到他渐渐向自己走近,她才看清楚那人是谁。

她瞪大了一双眼睛警惕着向自己靠近的男人,脚下步子有些凌乱的向后退去,在看清来人之时,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字,那就是‘跑’,只是,在她还未做出跑的动作时,便被那人一把擒住了手臂,拉扯着就把她塞进副驾驶座位,并且拴上了安全带。

童芯刚想解开安全带溜走,谁知男人就已经快速地上了车,落下了中控锁,车子迅速驶离,动作一气呵成。

眼看溜走计划被打断,童芯顿时是有些不悦,回头看着气定神闲的男人,语气不善的说道,“何昱铭,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昱铭回头瞥了她一眼,凉凉地开口,“拿了钱就想跑。”

“是你那天晚上同意第二天送我回来的。”童芯将手里的背包抱在怀里,转头看着他。

这男人是有健忘症么?

那天晚上他们说好的,第二天把她送回B市,现在他这样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是什么意思?是想反悔了么?

“对,我答应了你,也让钟叔送你回医院了。”他继续盯着前面的路况,头也不回的答着。

“那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童芯发现何昱铭真是有本事,不用说一句话,只是出现在她的面前,就可以立即把她的怒火逼出来,她这个人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就连是以前的同学也都说从来没见过她跟谁红了眼,没想到每次一见到他,她的好脾气全都见鬼去了。

“没什么意思,我的货携带货款逃跑了,我来追回而已。”他说的云淡风轻,似是在讨论天气一样,只是这说出口的话,又是让童芯心里很不痛快。

“你!”童芯瞪着一双氤氲的大眼,似是要将何昱铭瞪出一个骷髅来。

童芯觉得跟他争吵下去,自己占不到丝毫的便宜,于是闭上了嘴巴,不再理他,眼睛瞧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景色,这一沉默,便过去了半个小时,等到童芯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车子已经驶离了市区,向着半山别墅区的方向开去。

童芯看着车窗外不断消失的景物,坐直了身子开口询问,“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你该去的地方!”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车子陡然间向左侧拐去,顺着山路向上越来越远,童芯脑子里突然窜出来很多的恐怖镜头,这里山高路远的,万一要是他图谋不轨,她恐怕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在她胡思乱想的功夫,车子驶进了一间独栋别墅的车库,还未等车子停稳,童芯便解开了安全带,打开车门就向着下山的方向跑去,只是她还未跑出两步,便被人一把拽了回来,一个翻身,便被扛在了何昱铭的肩膀上。

“你混蛋!放开我!”

被扛在肩头的童芯不断地挣扎着,她的头倒悬在下面,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涌到了脑袋上,她双脚不停地乱蹬着,一双手也在何昱铭的后背上使劲拍打着,但何昱铭完全不受影响,扛着她轻松地向着别墅大门走去。

“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她的脚在他的身前来回蹬着,一个猛然间被一只微热的大掌握住了脚踝,何昱铭用扛着她的左手在她的屁股上用力拍了一下,警告道,“不要乱踢,你想让何家绝后么?”

一句话顿时让童芯感觉到,刚才自己的脚似乎是碰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蓦地是一张脸羞得通红,本就倒垂着的脑袋更加的晕晕乎乎,只能口中不断说着狠话,“谁让你不放开我,活该!”

突然耳边传来怯怯轻笑,童芯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们已经进入了别墅的玄关处,而门口两边分别站了四个人,此刻这八个人,十六只眼睛正在悄悄的瞧着她,嘴角露出的笑意,让童芯简直是无地自容,恨不得是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

真是丢脸丢到别人家来了!

她闷哼了一声,老实的趴在何昱铭的后背上,将脸埋在其中,她真想此刻装死了,而她真的就这么做了,紧闭着一双眼睛,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瞧见。

只能听到他上楼的脚步声,以及开门关门的声音,接着她只觉得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她人被丢到了床上,身后柔软的触感,让她偷偷眯了眼睛向四周打探。

才一睁眼,便瞧见何昱铭正一脸戏谑的抱着手臂站在床边瞧着她,语气中也是带着几分揶揄,“还以为你会装到明天早上。”

看到房间中只剩下他们二人,童芯立即是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脸警惕的瞧着何昱铭,一张俏脸因为刚才的一顿折腾仍旧是红晕满面,她恶狠狠的瞪着他,那模样别提有多么娇俏了。

“姓何的,你把我带来这里,到底是想干什么?!”

“你说呢?当然是——干——”他突然欺身靠近,一字一句的在她面前说着,看到她一张脸连耳朵都羞红了,顿时是觉得十分有趣,忍不住想要逗弄她。

“你敢!下流!无耻!”童芯想到他下面可能要说的是‘你’字,还未等他说完,就立刻急着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何昱铭故意挑眉看她,口中很是无辜的说道,“我说什么了,就下流无耻?干该干的事也下流无耻么?还是说,是你想歪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