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苏渊江云烟小说 苏渊江云烟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2021-01-13 20:17:33   编辑:冷无情
  • 弃婿狂尊

    弃婿狂尊这本书有血有肉,看了前三章就喜欢了,写得很真实,不浮夸。喜欢这类型。

    小生吃豆腐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弃婿狂尊》 小说介绍

《弃婿狂尊》是作者小生吃豆腐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弃婿狂尊》精彩章节节选:姐姐癌症,双手被废,公司被抢,妻子还将改嫁豪门,作为上门女婿苏渊悲惨到极致,因善心意外获得判人生死、断人因果的能力。五湖富商,八方大佬,哭着跪着讨好,丈母娘一家却还以为他还是往日的窝囊废.........

《弃婿狂尊》 第13章 免费试读

第13章

“马少,您认识恩人?”唐风惊讶问。

“昨天江王病危,我一直陪在烟儿身边,自然见过他。不过你口中这个‘恩人’,其实是个骗子!”

“骗子?”唐风一脸错愕道:“那小姐为什么将江龙玉赠给他?”

“当时情况紧急,烟儿被这人唬住,一时脑热才做出糊涂事情。倘若他真是什么神医,为什么才隔一天,江王病情又复发了?”

“我看,就算江王苏醒跟他有关系,也必然是他在暗中搞鬼,目的是想套住江家,赚取更多的金钱与功名!”

“或许江王病重,就是他在暗中作祟!”

马胜接连批斗,唐风陷入犹豫。

半晌,唐风迟疑道:“恩人,请问您是用什么手段治好老爷的?”

苏渊静静看着唐风,平静道:“你是不相信我?”

对于不相信自己的人,苏渊是不会出手相救的。

他不想再被反咬一口了。

唐风尴尬一笑,没认同,也没否认。

马胜冷笑声,拿着手指戳苏渊胸口道:“还装起高人了?你要真有本事,在临江城为什么没听过你这号人物?看你这一身寒酸样子,一看就是大山里出来的,不仅穷,还贱,跟你多说两句话,我都嫌丢人,呸,贱民!”

啪——

一巴掌扇过去,马胜脸上立即浮现五指掌印。

“请你把嘴巴放干净一点!”林初墨声音冷冽。

她对唐风微微鞠躬表示歉意,然后拉着苏渊离开庄园。

虽然她对苏渊无感,甚至还有些讨厌,更有些瞧不起。

可这次苏渊是为了林家而来,她不愿意让苏渊再受这份委屈了。

马胜被林初墨一巴掌给打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马少,你没事吧?”

唐风表面嘘寒问暖,心底却十分畅快。

马胜什么人,怀什么心思,他都了如指掌。

天天纠缠小姐不放,若非马家地位颇强,他早出手干预了。

马胜嘴角抽搐。

你眼睛瞎了,脸都被打肿了,能叫没事儿?

“算了,一个女人,不值得计较。”马胜佯作大度摆手道。

唐风点头一笑,然后迟疑道:“只是,那位小伙子似乎最有希望治好老爷,把他赶走,那老爷的病......”

“放心,我有对策了。”

庄园别墅。

大厅里,林兴学对着二楼房间下跪。

门口两个保镖看林兴学眼神充满杀意。

若非江云烟发话,暂且不伤人性命,林兴学早被这两人活活打死了。

马胜与唐风走进来。

唐风道:“小姐在二楼房间,老爷也在。”

马胜道:“我就不上去打扰江王修养,麻烦你先将烟儿叫下来,我有个好消息要当面告诉她。”

唐风上了二楼。

马胜则随意坐在沙发上,翘着大腿,对林兴学道:“抬起头,我问你一件事儿。”

林兴学抬过头,不知道是膝盖麻木了,还是太害怕了,身子犹如筛糠般颤抖,哆嗦道:“爷,我错了,我是无辜的,这都跟我没关系…对,都是我那个废物侄女婿的责任!”

“你还有侄女?”马胜想起了什么,眯着眼道:“你们林家有个女人,二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头发,长得很漂亮,跟他在一起还有个男人的,看着一身穷酸样子,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吧?”

“您说的正是我侄女,林初墨。”

“哦?这名字挺有诗意,人如其名。”马胜眼里透着一股猥琐。

**,连我妈都没打过我,你还敢打我?还打我的脸?!

“她旁边那个男的是谁?”

“他叫苏渊,是大半年前入赘我林家的上门女婿。”

“我有印象,是给你们林家冲喜的那个吧?”

当初林家招上门女婿冲喜在临江城算是一桩新鲜事儿,马胜多多少少也听过一些流言蜚语。

“爷,江龙玉就是那个废物给我的,我,我给江王施的针法,也是他教我的,所以我是无辜的,这事儿全是他的责任。”

林兴学倒是没说谎。

苏渊指挥刘老施展《大衍医典》第三式时,林兴学在旁边默默记了一遍。

本打算事后找茬,哪曾想老太太真被救活了。

这让林兴学意识到自己捡到宝了。

恰巧江王重病,自认为已经精通《大衍医典》的林兴学自信心爆棚,便照壶画瓢对江王施展了一遍。

结果画虎成猫,一塌糊涂。

“待会儿你看我眼色,把这事儿跟家主说。”马胜心底暗笑不已。

这下子不论那贱民,还是那贱女人,一个都逃不掉!

一对中年夫妇走了下来。

男人剑眉星眸,器宇不凡。

女人肤白貌美,风韵犹存。

江云烟的父母。

“伯父,伯母,烟儿怎么没下来?”

“陪她爷爷了,这丫头从小就粘着她爷爷,现在老爷子这样了,她心里肯定接受不了。”

男人,江家现任家主江建元轻叹道。

马胜点点头,起了身奉上一个礼盒道:“这是马家花重金拍下长白山野生人参,足有三百年份,赠予江爷爷。”

“你的心意我领了,只是老爷子的病情,恐怕再好的人参也没用了。”

“伯父不必太悲观,我倒是请来一位好医生,或许可以治好江爷爷的病。”

说话间,马胜接了电话。

“我已经在路上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到。”电话里传来苍老的声音,正是刘老。

“刘老,我静候您的到来。”

“这是......中医协会会长,刘老先生?”江建元睁大眼睛激动问。

关于刘老的名声,江建元自然熟知。

只是刘老非一般人能请的动,即便是江家都会吃闭门羹。

没想到马胜有能耐把这尊大佛给请来了。

有刘老出手,老爷子或许真有得救。

“家父和刘老曾经是极好朋友,有过命的交情。家父得知江爷爷危在旦夕,便请刘老出手,希望能扭转局面。”

“马胜,这次我们江家可是欠了你一个大人情了。”

“伯父言重了,我听说另有他人陷害江爷爷,您要不要查查?”

林兴学叫冤:“江家主,我对江王施展的针法,是我侄女婿教我的,要不是他欺骗我,或许江王就不会出事。”

马胜低声道:“那个人叫苏渊,江龙玉也是他骗来的。江王出事,与他脱不了关系。我建议将他叫过来,好好审讯他、惩治他,否则不足以立江家威严。”

“就这么办。”江建元侧身对唐风吩咐下去。

“是。”

马胜看着唐风离开,表面无动于衷,内心却无比得意兴奋。

贱民,还敢跟我顶嘴。

落到我手里,看我不整死你。

离开庄园,苏渊坐林初墨的车回了林家宅院。

路上,苏渊看着林初墨眼神充满古怪。

在他印象中,林初墨一直是高冷、优雅的女人,如今却动手打人了?

还是为了自己?

察觉到苏渊的异样目光,林初墨轻哼道:“你别误会,我是怕你说什么不该说的话,给林家带来更大的麻烦。”

苏渊不解问:“那你打了人,岂不是又无顾树立一个敌人?”

“有完没完,我想打人就打人,用得着你管!”林初墨变得不耐烦,一脚踩刹车,把车停在路边。

“滚下车,我自己去见奶奶。”

苏渊皱眉道:“初墨,你认为我会自己躲起来,让你一人去承受这些吗?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林初墨一愣。

苏渊这番话大大出乎她意料。

心底产生一阵阵波动,眼神不知不觉间变得柔和一些。

不管她多要强,总归是女人,也需要男人臂膀为她遮风挡雨的。

不过,她自然不会表现在脸上。

又重新发动轿车,脚踩油门,嘟囔道:“随便你,正好把你带回去,帮我分担一下火力,省的我一人被骂。”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