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唯你一世长情萧煜泽 新书《唯你一世长情》小说全集阅读

2021-02-23 15:53:00   编辑:风苍溪
  • 唯你一世长情

    好看到爆喜欢女主,喜欢剧情,喜欢作者大大鹿鸣的写文风格,特别对胃口!!!强烈推荐。

    鹿鸣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唯你一世长情》 小说介绍

新书《《唯你一世长情》的作者是鹿鸣,小说主角是姚楚希姜凌越,该小说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内容精彩非凡,实力推荐。书中精彩正文节选:为报复出轨的丈夫,我去找了牛郎。却没想到,那人竟是……...

《唯你一世长情》 第6章 帮忙解围 免费试读

姜凌越的牌技如他自己事先坦白过的那样不堪,几圈下来,不仅没有和过一把,反倒还给我点了三次炮。

“哎不是姜凌越,你好好的三四五万拆了干嘛?”一个女同学看到姜凌越的牌后惊讶地大叫——刚刚结束的这一把,姜凌越打了张三万,我和了。

我和另一个女同学都下意识地看过去,姜凌越低垂着眼,伸手将面前的牌揉乱了,轻描淡写地说:“是么?看错了。”

这个借口实在太过拙劣,我盯着他,心情有些复杂。

“你们俩不会商量好了作弊吧?”那两个女同学狐疑的目光在我与姜凌越之间游移。

“没有。”我连忙否认。

“我和姚楚希自毕业以后就再没见过了,怎么商量好?”姜凌越瞟我一眼,那满含深意的眼神让我立刻慌张地撇开了脸去。

两个女同学讪讪地笑了笑,其中一个开口:“岂止是姚楚希,我们这里的大部分人今天应该都是毕业以后第一次见你。”

姜凌越浅浅勾唇,没有接话。

另一个则好奇地问:“话说回来,毕业之后我们好像都没有听说过你的消息了,你这些年都在S市吗?”

“大学在B市,之后又回来S市工作了。”姜凌越回答。

“B市?我们班也有好多人都考到B市去了呢!”被姜凌越“赶”到隔壁桌的班长突然插了进来,还点到了我的名字:“姚楚希,你们在B市的那一群不是还聚过好几次么?怎么没叫上姜凌越一起?”

若不是姜凌越就在面前,我大概已经一枚眼刀甩了过去。

“不好意思,你不在群里,我们都不知道你也在B市。”我硬着头皮向姜凌越解释。

姜凌越对这事儿并不怎么在意——起码没有表现出在意,“嗯,能理解。”

“对啊!你不在咱们班级群里啊!”班长如梦初醒,掏出手机摆弄一阵后递到姜凌越面前,“快扫个码!以后有活动我都会在群里通知,你再也不会错过了!”

“嗯。”姜凌越点头,扫码进了群。

之后他又给我点了几次炮,我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打了几圈以后便胡乱扯了个理由从牌桌上下来,避难一般地逃到了隔壁房间。

一直到吃晚饭,我才又见到他。

这一次的聚会来的人不到二十个,班长定了一个大的包间,里面两张桌子,座位自己选择。

初中时期与我关系较好的几个同学,除了秦逸风以外都在外地,以往的每次聚餐,我都与他坐在一起,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们俩刚刚坐下,他就冲去了一趟洗手间比我们晚到的姜凌越招了招手,极热情地说:“姜凌越!过来坐!”

我只恨没有及时捂住他的嘴,在我想要装作若无其事地逃离的时候,姜凌越已经走了过来。

“我这边已经被班长预定了,你坐姚楚希那边去呗!”秦逸风按住他旁边的椅子,指着我身边的空位对姜凌越说。

姜凌越闻言看向我,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似是在征求我的意见。

在这种情况下,我自然不好意思说出拒绝的话。

“坐吧。”我看着桌面。

“谢谢。”姜凌越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我用余光瞟见他拉开椅子坐下,那股不太明显的烟草味又飘了过来。记忆回档到了那天早上,他强势却又温柔的动作,粗重的喘息——

我的脸在瞬间变得通红。

“很热吗?”姜凌越突然的出声吓得我手一抖,差点打翻了面前的茶杯。

“小心点儿。”姜凌越的笑容之中多了些无奈,他边说边把我的茶杯挪远了一些。

“谢谢,我不热。”我的声音轻得如蚊子哼哼,脸上的温度似乎又升高了一些。

“你的脸很红。”姜凌越眼中有揶揄,仿佛看出了些什么,“要是热的话,我让他们把温度调低一些。”

“不用了。”我摆手,他也没有坚持,只是时不时用那种高深莫测的眼神看我,看得我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才好。

我不会开车,又不用回去哄孩子,什么挡箭牌都没有,于是每次都会成为众人灌酒的对象。

从前有林家城来接,我可以放心大胆地喝醉,如今成了孤家寡人,便收敛了许多。

“姚楚希,你今天真的很不对劲啊!”班长第三次劝酒被我拒绝,看着我的眼神里多了探究,“先是打牌心不在焉,现在居然连酒都不肯喝了!”

“该不会是和老公吵架了吧?”有人半开玩笑地问。

因林家城每次都会来接我,在座的同学——除了姜凌越都见过他,自然也就知道了我结了婚的事。

我敷衍地笑了笑,说:“不是,就是身体不大舒服。”

“身体不舒服?”有人接茬,“是不是怀孕了?”

我正为她这样的异想天开感到可笑,还没来得及否认,就听见姜凌越问:“班长,还喝不喝酒了?”

已经半醉的班长对“喝酒”这个词分外敏感,一听姜凌越这么说,立刻将对我的追究抛到了九霄云外,朝他举起了酒杯,连声应道:“喝喝喝!来!干杯!”

姜凌越也举起酒杯与他轻碰一下,仰头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话题就此被岔开,席间的气氛又热闹起来。

我偷偷地看姜凌越一眼——因他刚才的“豪爽”,来找他敬酒的人明显多了起来,甚至还排起了队。

我并不迟钝,也并非感觉不到他是在特意帮我解围,只是——

因着我们之前的那层关系,即使我心中对他有许多的感激,也无法直白地表现出来。

好不容易等到所有人都喝到心满意足准备散席,一个女同学问我:“姚楚希,待会儿你老公来接你的时候能不能顺便载我一程?我上个月搬到你们旁边的那个小区了。”

我正准备邀她一起打车,秦逸风忽然凑过来笑眯眯地说:“好呀!不过姚楚希待会儿坐我的车走,你也跟我们一起吧。”

女同学连忙应下。

既然秦逸风愿意送我们,我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可谁知道等他把车开出来,车里除了他以外,还多了一个姜凌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