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隐疾大佬的丑新娘》全集阅读 苏子衿墨北辰完结版

2021-06-10 20:30:01   编辑:风苍溪
  • 隐疾大佬的丑新娘

    隐疾大佬的丑新娘的故事情节紧扣,人物描写细致,感情问题有起有伏,让人不舍放手,一直追至完本。

    爆炒果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豪门总裁
    立即阅读

《隐疾大佬的丑新娘》 小说介绍

《隐疾大佬的丑新娘》是由作者爆炒果子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这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苏子衿墨北辰的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场欺骗,已毁容的苏子衿嫁给了一个得了绝症的瞎子,众人皆嘲:无才丑女配废物瞎子,绝配!可婚后,竟发现那得了绝症的瞎子男人,不仅无病不瞎,竟还是海城无人敢惹的超级大佬!苏子衿恼怒至极。“你居然敢骗我?”他轻轻环住她的腰身,宠溺一笑。“夫人明明如此貌美,不也是欺骗了我?”...

《隐疾大佬的丑新娘》 第13章 不用麻烦你了 免费试读

秦秀珠把责任一股脑的全推给苏子衿。

苏宏德听完,恼怒不已,却因为墨北辰的缘故,没有直接对苏子衿动手,他厉声道:“子衿,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

这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怒意。

仿佛苏子衿不马上说个所以然出来,苏宏德绝不会放过她!

苏子衿面露难色,垂下眼睑,委屈道:“爸爸,刚才的确就是阿姨告诉我说这是一堆废纸,我才把它撕了玩了,您想想,我连字都不认识,怎么可能去故意撕毁你重要的合同。

更何况,刚才阿姨和姐姐和在旁边看着呢,她们为何没有阻止我?阿姨,姐姐,难道你们是故意想让爸爸责骂我的吗?”

秦秀珠和苏如雪面色突变。

原以为苏子衿这个小**从小生在乡下,好欺负,谁能想到,她这嘴可厉害的很。

苏宏德一听,再看秦秀珠和苏如雪那略带心虚的脸色,自然明白苏子衿说的是对的。

苏宏德一把遏制住秦秀珠的手腕,质问道:“你亲眼看着子衿撕毁的合同?”

苏宏德面色本就严厉,如今眼球泛上血丝,样子看起来更加可怕。

秦秀珠面带惧意,解释道:“宏德,不是这样的,我也没想到,她会突然把合同撕了…”

“你说你有什么用!”

苏宏德脸色铁青,那可是关乎到他公司生死存亡的重要合同!

他一用力,直接把秦秀珠推搡到了沙发上。

“妈妈!”

苏如雪从未见过爸爸这么生气,慌乱的就跑过去查看秦秀珠有没有受伤。

秦秀珠狼狈的从沙发上起身,眼神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一旁的苏子衿。

苏子衿面纱下,好看的红唇勾起,椅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正在她得意之时,细嫩的手突然被墨北辰篡在手心。

墨北辰道:“看来今天不是回门的好日子,回家吧。”

回门第一天,苏家就乱做一团。

墨北辰不是这种爱凑热闹的人,他咳嗽的一声,便拉着苏子衿的手腕要离开。

苏子衿缩了缩手,却发现手腕被他越攥越紧。

她好看的秀眉拧起,这家伙看似有气无力的,又得了重病,怎么还这么大力气?

“我觉得也是,那,走吧。”

苏子衿垂了垂视线,她也不愿意再待在这里,只会让人厌恶,徒增伤感。

她瞥了一眼还一脸怒气的苏宏德,轻声道:“爸爸,我走了。”

她深深觉得,这个父亲,可有可无。

以前把她扔到乡下自生自灭,现在又伙同后妈把她嫁给了一个将死之人。

从看到她从乡下回来到现在,他从未问过她一次,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她犹记得刚进门的时候,他兴奋至极。

苏宏德的见到她的第一句话是:子衿,你回来了,爸爸给你找了好人家,明天一大早你就嫁过去。

他兴奋,却并不是因为见过十二年未见的女儿。

而是要把女儿嫁去墨家。

他从未为她这个女儿考虑过。

苏子衿淡漠的望了苏宏德一眼,攥紧了墨北辰的手,决然转身。

她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她与这个父亲,再没有半分瓜葛。

墨北辰黑稠下的眼眸捕捉到了苏子衿眼中深沉的忧伤,他黯然蹙眉。

“子衿,等等。”

苏宏德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他追了出来。

苏子衿顿住了脚,也许心里还是在期盼着那一丝微薄的亲情。

苏宏德走到她面前,面色焦急。

苏子衿眼里燃起了一丝希望。

“子衿,你回去之后,能不能和墨老夫人商量一下,再给我们重新拟一份合同,你也知道,这份合同对爸爸的公司非常重要。”

苏宏德这话,让苏子衿眼里的希望彻底消失殆尽。

“抱歉,苏家的公司,与我无关。”

她语气生冷,带着无尽的疏离。

苏宏德还想说什么,墨北辰薄唇微微开合,道:“苏先生,请让让,我夫人都说了,与她无关。”

说这话的时候,墨北辰的头侧偏了偏,透过黑稠,他轻瞥了一眼在他身旁的苏子衿。

苏宏德想说的话被墨北辰噎了回去,只能赶紧让开道,让苏子衿扶着墨北辰出了大厅。

苏子衿扶着墨北辰走了没多远,苏如雪便追了过来,对着苏宏德大喊:“爸爸!苏子衿把那三千万彩礼拿走了!”

苏宏德一惊,也顾不得去责备苏如雪,赶紧又跑了出去。

苏子衿已经和墨家的司机把墨北辰扶上了车。

她刚准备上车时,苏宏德气喘吁吁的从苏家跑了出来。

“子衿,墨家给我们的彩礼,是不是在你身上?”

这声音带着质问,让准备坐上的车的苏子衿狠皱了一下眉头。

苏子衿刚要说什么,车内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捞到了车内。

“我们墨家给夫人的彩礼,当然由夫人处置,苏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话间,那车门已被墨北辰摸索着关上。

苏宏德只能透过车窗望着墨北辰和苏子衿,却无可奈何。

对于墨北辰的话,他没有反驳的理由。

“二少爷,我没什么意思,我是说,子衿从小没有拿过这么多钱,带在身上不安全,我想着,我这个当父亲的替她保管,以后等她需要,再给他就是。”

这话,说的真好听。

苏子衿转头望着他,默道:“不用了麻烦你了。”

她没有再叫苏宏德爸爸,这个“你”,着实让苏宏德愣了几秒,也狠狠揪了一下他的心。

随后,他站在苏家门口,望着墨北辰的车扬长而去,半天没有回过神。

十二年前,苏子衿是非常听话的,喜欢跟在他身后,甜美的嗓音喊着他“爸爸”。

苏宏德原以为,不管怎样,他永远都是苏子衿的爸爸。

可刚才苏子衿那一句陌生的称呼,终于让他清醒了一些。

苏子衿不再是小孩子,她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知道了人情冷暖,再也不是不管他对她如何,都会跟在他身后甜甜喊他爸爸的小女孩了。

一时之间,苏宏德的眼睛竟有些混浊。

终于记起,十二年了,就连苏子衿如今回来,他也从未问过她,过的好不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