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免费阅读 泽清长泽小说免费试读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墨流

主角:泽清长泽
一个是强大温暖的灵族灵女,一个却是跻身黑暗污秽的小妖王。泽清始终记得自己临世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浑身脏乱,追着蝴蝶误闯灵族圣地长泽湖的小妖王,她从他的身上窥见了不可语破的天机。“小妖王,跟我回灵族去吧,以后这圣湖长泽,便是你的名字。”长泽以为泽清会是他一生的救赎,可她却为平息自己的父亲引来的灭世天劫...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4-27 11:40:1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第11章

许多的曾经,被最终掩去踪迹的特征就是变成了人们代代相传的故事,脍炙人口,精彩绝伦而又版本多样。

以很久很久以前为故事的开篇,以小孩子的安然入睡为故事的结尾。

就像如今的灵族,不管曾经有着怎样的辉煌与强大,不管那份责任与牺牲持续了多久,如今也只是成为了众多因为宏大而逐渐失真的上古洪荒秘事之一而已。

天地生灵繁衍生息十万年,足迹踏过大江南北,到处都可以是他们的栖息之地。

但也总有许多他们不可跨越的高山,不可涉足的密林。

这些地方也因为未知而更加神秘。

泽清虔诚的跪拜在一片有一棵棵参天古木组成的密林前,从这里往后看去,只有连绵不绝的溪川河流,亘古不断的百千大山。

再想往前走去,眼前那过于茂密的树干虬枝更为留给这片土地任何的空隙。幽深的墨绿色在这里仿佛没有尽头。

泽清又把合十的双手交叠举于头顶,然后深深的跪拜下去。

起身之后,又再次换个礼节。

右手放于心口处,左手轻轻抓住右手的手腕。在心里默默的祷祝着什么,随后又是十分庄重虔诚的三个叩首跪拜。

站在泽清身后的上弦默默地看着她做完这一切。

直至泽清起身再次走进她的身侧,看着前面的密林,缓缓开口说道:“灵女大人,欢迎回家。”

“希望那些一起逝去的亡灵故人,在今日,都得以暂时归家安眠。”

两人神色皆是淡然,没有归家的喜悦,只有同样恍如隔世的吁叹。

话音落下,面前的密林自动开出一条小路,虽是小路,却是一条茂盛热闹的花路。

各色小野花密密匝匝,自在的盛放在这黯淡的密林之中。

凡是泽清所过之路,小小的花朵皆做迎风状。有的甚至伸展至泽清的裙摆,轻轻地抚弄着裙摆处同样的小花刺绣。

上弦凌空挥手,便有几多或蓝色或紫色的小花被采撷下来,山间精灵一般跳跃着飞至泽清的发间,自动变成一个个可爱又不失庄重的发饰点缀,点缀之下原本披散的长发被编成了好几股精致好看的发辫。

再往里行至更深处,华盖密林里更是难以投下几分光线下来。

却又有一群群携着幽微光点的萤火虫飞来,在二人面前越聚越多,萤火虫中又飞来一只蝴蝶,分别在泽清和上弦的头顶盘旋几圈就又飞向了别处。

泽清默默的感受着这一切,嘴角挂着清浅的笑意。

这样细小却又精巧的心思,是她作为灵女的记忆里,也不曾有过的。

她诞生于光明之处,并不算长的成长时间,受尽了天地恩泽沐浴。即使后来九渊封印十万年,这些小女儿家的幼稚的向往也原来并没有完全被磨灭掉。

光明净世之地,自然要有人甘愿为这片土地牺牲。

可又如这片密林,你进来之前,只觉得它尤为可怖。

先是这无边无际的吞噬着来者心中所有的勇气的黑暗,再就是那荒凉萧肃的枝干老藤,就像是一个可以随时挥刀斩尽天地的恶魔,可当你再往里走,看到这些让人心生暖意和安慰的小花萤火,那恶魔唯一的温柔和善意,你既然接住了,那他这唯一的好,你就得认。

“上弦,本来,我还真有几分的近乡情怯,所以想要事先给族中写一封信回去,但是,又好像怎么落笔都不对,实在是,不知道该寄给谁了。”

泽清有些自嘲的笑着,随手从耳畔拿起一股发辫扯至身前,用手指拨弄着发梢。

“已经十万年了啊,灵族二位族长在我之后也已经陨落,从那时起,我便也没有了父母,如今,就连伴我成长的柏木,见时,七音三位长老,也因为要守住最后一根缺了封弥印的灵柱而相继闭关沉睡。”

泽清停下了脚步,密林走到了尽头,抬头望去,眼前的土地没有四溢的灵气,虽然也是阳光普照,但却是难掩的冷清。

“啊,果然。”泽清轻叹出一口气,眼中难掩意料之中的悲凉和失望。

“灵族已经不早是昔日的灵族了,而我,也不再是昔日的泽清了。”

泽清缓缓垂下头去,加上她颇为伤感的语气,此时看起来竟真像是一个流浪在外,无处可去的可怜的小孩子。

泽清低着头耐心的等待着身后上弦的反应。

从灵族全族舍身抵挡天劫的时候,这些灵族先祖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灵族全族覆灭也并非没有想过。

十万年了,灵族还可以有现在这样的生机已经是极为不容易了,这估计还是那位新任灵长的功劳,如今这副模样她可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泽清最奇怪的,还是上弦的反应。

从进入密林开始他就不再说一个字,要说这回家,当然是应该激动兴奋的,他就算是一个极度冷静的人,也不该是这种冷漠的气场。

再说这近乡情怯,泽清应该是比他还要有资格得多吧。

果然,当泽清心里的数字数到第十五时,上弦终于像是枯木逢了春一样动起来了。

他第一步的动作认识有些迟疑,但还是很快就跨步走到了泽清的身侧。

“没有什么是千年万年,亘古不变的,只要这些变化有它发生的意义就可以了。”

“变化的意义?”泽清抬起头,认真地注视着上弦。

“变化的意义,就是为了可以守住长久的不变。这个意义,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得到。”

上弦温柔的回望着泽清的眼睛,眼眸中紫色的光芒时隐时现。

“泽清,就像是我们现在随处可见的山川草木,即使柏木长老有一天真正消亡了,这些山山水水,一花一木,却是亘古亘今;再有这天地之间的四季昏晨,朝朝暮暮,盘古之后,与天地齐长同生,见时长老分掌四季之时,这日月交替,时光流转,同样不会再为任何人任何事停留半刻;最后就是七音长老,他在你临世的前一天不得不亲自去助灵力枯竭的二位长老守护最后一根灵柱,可即使这样,这世间的文字,音律,包括每个人的信仰,都只会继续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上弦小心的把泽清身前的长辫移至身后,再用手指轻轻地梳理着其余的散发。

“泽清,灵族还是你的家,而你也从变过。你从来都是那个朗月清风的灵女泽清。”

泽清看着眼前这样的上弦,他难得面对她时可以如此淡定从容的说出这般长且深奥的话语,间或有接触,竟也是直勾勾真挚无比的。

只是这份真挚的眼神中,藏着的绝对不仅仅是宽慰。

泽清自己都觉得奇怪,从第一次见到上弦开始,自己就对他那双眼睛格外的熟悉,且有绝对自信的把控,仿佛那双眼睛天生就是自己朝夕相处过的一般,即使是清澈之下藏着不见底的深潭,泽清也并不觉得会轻易能逃离她的掌控。

“你这个小后生,倒是比我看得透彻。”泽清极有分寸的朝着上弦前移半步。

“只是你又怎么知道我还是十万年前的那个泽清呢?你这羽翼未丰的小娃娃,又从未见过我,我如今承载半身恶鬼之力,可再也担不起朗月清风和四个字了。”

“你当然担得起,除了你,谁又能如此让我......”上弦话语一顿,有些慌乱的低头眨着眼睛,直到他的那份焦灼褪去,才再次直视着泽清,认真地说道:

“你本生于大光明之净世,所以即使是在九渊万丈地底之下,你也能包容所有的黑暗,接纳所有的废墟阴霾,在无尽之中开出自己的花来。”

上弦这次竟是主动靠近一步,眼中难言的苦涩直直的逼着泽清。

“泽清,你并不是被九渊侵蚀了一般的光明,而是你用那一般的光明照亮了黑暗的九渊,你让所有的晦暗,都有了颜色。”

“上弦......你可曾,见到过九渊?”

“只知道九渊恐怖如斯,但很遗憾,我从未切身感受过。”

嗯?这有什么遗憾的?

“......上弦,那你呢?你又是否改变了?你一直,都是上弦吗?”

泽清深深地望进上弦的眼睛,有多少次,她都想要把那汪深不见底却总透着彻骨寒凉的潭水搅个天翻地覆。

“......我们快进去吧。”上弦话语中都是对泽清问题的回避,但是泽清却看得出来,他似有说不出口的千言万语,这些被他不知道压了多久的话,让他的回避也像是直面。

泽清没有再追问,这样的直面,让泽清突然有些不忍心,怀揣着真相却不能言语半分的人最受折磨,泽清也从未觉得上弦对她的一些隐瞒会伤害她分毫。

泽清却是轻轻地拉住了上弦的衣袖,上弦也是并未多言或是拒绝,两人有着绝对的默契,心照不宣的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对于灵圣的归来,灵族并没有更热闹的欢迎或是众人相迎的热烈场面。

这让泽清感觉很是舒服,本也并非是衣锦还乡,平平淡淡的反而更像是一个远游他乡的游子归家了。

间或遇见一两个同族的人,也只是淡淡的接受着对方施施然的行礼。

上弦带着泽清走到长泽湖,这是灵族圣湖,一族灵脉所在,是暂存心火石最好的地方。

长泽湖畔,早已经有一个年轻的灵族族人等在那里。

“灵族鸣苛,拜见灵圣大人。”

一个无比实在的跪拜大礼结结实实的磕在了泽清的面前。

“不必了,请起吧。”

“谢灵圣大人。”鸣苛刚起身,又转向泽清身旁的上弦,躬身行礼,“鸣苛见过灵使大人。”

“鸣苛,最近封天柱中的妖王不弥可是有异动?”

上弦并没有对着这个年轻小辈有着在人界的随和,语气里藏不住的责备和愤怒。

“回二位大人,封天柱最近确是有异动。”

鸣苛虽然年轻,但是能够站在这里迎接着泽清和上弦,想来在如今的族中也应该是有些地位的。

泽清现在对族中具体的事情并不了解,又想到四圣器之后自己很快又要回到九渊,就更不想深究这些了,因而也乐得上弦替她询问这些。

毕竟是后浪小辈嘛,泽清大方的想,多历练历练也是好的,以后这灵族毕竟也要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

“怎么回事,给灵圣大人一个解释。”上弦的语气里透着不容忽视的威严,面上淡淡的,倒也是不怒自威了。

泽清双手负在身后,心里看着上弦啧啧赞叹着,好小子,会说话,有前途。这训起人来的周身气息,谁能想到他还有脸红无措的狼狈模样,怪不得灵使这么重要的位置要让他来做了。

“回二位大人,因为七音长老最近也为了第四根灵柱的突然异动闭关沉睡了,灵族虽然事务并不繁多,但是一时之间也难免有些应接不暇,所以让妖王不弥有了可乘之机,请二位大人降罪。”

上弦并未再有答复,而是转头看向了身旁的泽清,询问着她的意见。

“鸣苛,你是上弦的人吧?”

“啊?回大人,正是。灵使大人是我的主人。灵使大人在人族事务繁忙,我便帮着大人照应着族中事务。”

泽清看着鸣苛的反应,本来有些的迟疑,但很快又流畅的回答着。

这对一切都仿佛准备好了一样,两分的毕恭毕敬,两分的诚惶诚恐,再加上六分对所有的事情都好像意料之中淡定从容,谨慎沉稳,简直和上弦是一个样子。

“鸣苛,七音长老走的时候可有留下什么话?”

“......并没有。”

泽清听完不再言语,也算是意料之中,第四根灵柱原本应该封入最后一件灵器封弥印,但是她对于封弥印的记忆却好像从没有过这个东西一样,干净的只剩下这三个字了,以及封弥印最后的样子了。

第四根灵柱因为没有灵器的灵源,所以一直由最后还得以存世的三位长老守护,即使是其他三件灵器破封而出,灵柱之内尚能依靠灵器残留的气息勉力支撑了五万年,可如今第四根灵柱竟然也要支撑不住了,泽清明白,必须要加快速度找齐灵器了。

“泽清,你是否,还记得有关封弥印的下落?”上弦问的有些迟疑。

“不记得了,除了封弥印最后的样子,再往后就是我的消散了。”

泽清望着眼前熟悉的长泽湖无奈的回答道。

对于封弥印,自己闭眼的早也就罢了,这些后人竟然也不知道下落。

看着十万年后得以再次奔流的长泽湖,只能在心里万分无奈的哀叹着,怒其不争啊,这时又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上弦,那个灵长长泽是怎么回事?”

“五万年前,族中稳定下来之后,就不知所踪了。”

上弦坦然的直视着泽清同样紧盯着他的眼睛。

“灵圣大人怎么突然问起了我们灵长了?”鸣苛开口道。

“没事,就是听说这位灵长和你家灵使有些渊源,如今又像他的名字这般随性自在的,我当然要过问一下了。”

泽清说着走到了长泽湖边蹲了下去,用右手一下下的拨弄着冰凉的湖水,湖水下面的灵力仿佛感受到了某种召唤,纷纷涌出湖面,在泽清的手指边聚集着,翻滚着。

泽清闭上眼睛,慢慢感受着这些熟悉的灵力,不动声色的通过这些来自湖底深处的灵力探测着整个长泽湖。

长泽湖十万年冰封,自她再次临世才重新流动,灵脉还在,却是气息微弱。

泽清仔细的探遍整个长泽湖,不禁更加疑惑起来。整个长泽湖只有一块灵脉汇聚而成的晶石,虽然还未成形,但不难看出也是一贯的冰白色,那么那块带着灵族气息的紫色晶石又到底是从何而来?

“上弦,我修复心火石灵力消耗过多,你来把心火石放进长泽湖吧。”

泽清恢复神色,挥手驱动湖面汇聚的灵力,长泽湖随之就被打开了一条缝隙。

上弦召出心火石,缓缓推入长泽湖的缝隙里。

缝隙两边的灵力刚感应到心火石的力量,就幻化为一个个红色的灵力光点,在湖面翻腾不息,直到心火石稳稳的封入湖中,才随之无声无息的骤然褪去。

泽清在上弦封印心火石的空隙,有意的回避着他,悄然走到了鸣苛的身边。

“鸣苛,那个灵使泽清,可有人见过他的样子?”

“据我所知,并没有。”

“那你呢?你也没有见过?上弦呢,他可曾见过?”

“灵圣大人,鸣苛并未有幸见过灵长大人的真容,灵使大人也从未提及过。”

鸣苛说完就习惯性的不打算再言语其他,但好像又感受到了身旁这位灵圣此时的焦急,颇有责任心的例外补充道:

“不过据族中一些老人说,这位灵长是七音长老一手扶持的,上任时,正是灵族动荡之际,长泽灵长平日掌管族中事务,及其忙碌,最多在几次族中祭拜先祖的仪式上见到,只说是不爱笑,每次都是一身月白色的长袍,对族中人不论长幼老弱,都是十分的尊敬谦恭,一派泽世君子的儒雅样子,再就是在这长泽湖畔偶然有人遇见过几次吧,这长泽湖结冰十万年,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看些什么。”

鸣苛正一本正经的感叹着不可追忆的前人,抬头便看见上弦冷着脸走过来,咽了咽口水,对泽清低声说道:“想来我家灵使大人如今的这个性格也是随了灵长大人这个师傅了吧。”

泽清一时有些郁闷。

“心火石已经封印好了。”上弦看穿一切的探究着鸣苛。

“我们在聊那位灵长长泽呢。”泽清坦然说道。“我本来觉得这个名字很是亲切,但想来应该是因为这长泽湖吧。没想到,过了五万年,竟然已经没有人记得他。”

“五万年,很长。”上弦的眼里很快的闪过几分悲伤,“对如今辉煌不在的灵族来说,长长的寿命也并非是亘古的,百年者当然很多,但千年已是少见,万年更是一个难有概念的数字。一个人如果很不幸的活的很久,长久地立在这里,看着一个个熟悉的生命逝去,新的生命到来,但每一个都只是自己生命中的一小部分,那么这个人也自然应该被遗忘。”

“五万年,很长吗?长到一个有着那样不一样的生命的人也那么容易被遗忘。就像是有一天,我再次回到了九渊,也会被慢慢遗忘的,那样我就是真正的消亡了。我唯一的亲人自有轮回,而上弦你,也不会永远记得我的,你也有你的结局和尽头。”

“我的生命有多长,你就会在我这里存在多久。”上弦指着自己的心口,看着泽清的神色坚定真挚,“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泽清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孩,心里先是暖流涌入,这股暖意,让她孤寒了十万年的心有些发慌。很快却又被无边的苦涩占据,今日的记忆她一定会带进九渊。

泽清也很明白,只会是记忆而已。

有些疑虑,她必须揭开。

“上弦,七音长老也去了最后一根灵柱,封弥印难寻,我们要尽快了。”泽清转头望着那片冒着隐隐黑气的地方,一根长柱隐在连绵的高山后面,直至苍穹,十万年也还是难以掩盖他立在那里的震慑。

“封天柱,妖王不弥,没有四个灵器,我也没有把握凭我一己之力可以再次封印,若是真让不弥破封,那又将是十万年前的一场浩劫。”

泽清语气冷淡沉重,她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孤独和疲惫。

如今灵族式微,十万年前她即便是牺牲自己,也可以放心的被封十万年,那是因为她知道有许多的同族者可以安排好后面的一切,可以让她放心的托付。

可是如今,真的只剩下她自己了,唯一的兄长临漳早已经因为自己被罚入了轮回,自己又怎么忍心再把他牵扯进来。

正思及此处,泽清手心突然一烫,一个红色的印记显现出来。

“上弦,尺铭出事了。”

    1. 小祖宗小说

      好看的免费小祖宗小说完本推荐

      小祖宗专题小说由网友提供整理,小祖宗小说有哪些呢?本栏目为大家呈现出好看的小祖宗小说推荐,手闲看书网提供小祖宗相关小说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1. 撩人小说

      好看的免费撩人小说完本推荐

      手闲看书网撩人小说专题提供万余本经典撩人小说,不仅数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是撩人小说爱好者在线免费阅读撩人小说的最佳选择!

    1. 上司小说

      最新好看的上司小说

      手闲看书网上司小说专题为您提供上司最新章节与上司全文阅读,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上司小说专题,上司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手闲看书网。

    1. 白头小说

      经典白头小说排行榜

      手闲看书网白头小说专题为您提供白头最新章节与白头全文阅读,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白头小说专题,白头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手闲看书网。

    最新小说

    大神推荐